存在感高葛兆蓝

偃倾/YQ
>吃拆不吃逆
>欢迎投喂欢迎拉郎欢迎安利
>慎关注,懒癌发作秒秒钟

【三零一主白杨】还有很多个故事等我们写呢

还有很多个故事等我们写呢

·百粉点文@高英杰的魔法帽
·带三零一全员溜达,随机刷白杨
·ooc预警,私设预警,文渣梗废预警
·借堂堂(什么鬼称呼)的钱文举麻麻设定x@RedHell
·lo主十年逗比,拒绝吃药
·拉郎配李孙/钱高钱
·我就知道AT不到人还是认命的戳过去好了orz
·不喜右上


【01】
对于大多职业选手来说,夏休期是极好的,可以光明正大跑出去做什么事,然后神清气爽归队训练——至于这事是什么,因人而异,比如虚空的李迅是收集八卦。

当然也有一些人喜欢强(mei)身(shi)健(zhao)体(shi),比如三零一如今的正副队。你看他俩长那么高就知道一定是有氧运动做多了。

据说得出这个结论时联盟妹子们不约而同地在“他俩”、“有氧运动”和“做”上面画了红圈圈。

然后在一个烈日炎炎阴风阵阵……好像哪里不对?

更正,然后在一个阳光明媚鸟语花香的日子里,白庶不知道发哪门子疯,非要拉三零一全员去爬山。

三零一的副队长挨个儿拨通了队员的电话,用极其和蔼的语气说着陈述句:“反正也是放假,要多锻炼锻炼身体。”

在旁边削梨的杨聪手一抖,有那么一瞬间特别想把拿两把刀cos风景杀冲去舍命了四位战术大师。人白庶原来多好一孩子啊!这回国还没多久咋就快被染的黑不拉几了呢!

杨聪这边纠结着吧,不知三零一一众都在陪他纠结。

不对,还有个例外。

远在B市的李亦辉接到孙明进噼里啪啦一通抱怨的电话后先是庆幸了一下自己不在T市,然后安抚了炸毛的苦逼治疗。

“下次队里2V2轮到你和副队搭的时候你可以站在旁边看副队被捅刀子。”

“你在逗我?副队被捅完下一个就轮到我了好伐!”

“……也对,那你等其中一个对手是我的时候再下手吧。”

“好主意!”


【02】
白庶选了个少人的日子,少人的小路。

“也不是这么个少法?!这座山可是T市最高的一座!”快喘到觉得自己看不到明天太阳的高杰望着眼前看不出路的形状的“小路”,想到之后还有soooooooo长的路程,决定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他就地坐下罢爬了。

杨聪看着他们的剑客一脸“要和脚下这块土地相依为命永不分离”,心底涌起一阵无奈感。

尼玛怎么这么想把白庶糊他一脸呢?!

于是站一旁悠哉悠哉看热闹的白庶收到了来自队长的森森一撇,一个激灵。

眼中写满幸灾乐祸的孙明进拍拍杨聪的肩:“队长这事儿你不用管,有的是人管。”

“嗯?”杨聪疑惑地顺着孙明进目光方向看去,那边钱文举伸手拽起高杰领子,说了句运动后马上坐下对身子不好就作势要把他提起来。

“哎呦别啊祖宗诶老祖宗诶钱大祖宗诶你快松手让我自己起来再再再扯就断气了十个零零柒也治不好啊啊啊——”高杰连滚带爬地站了起来。

“……”根本没打算使劲的钱文举默默松开了高杰的领子。

孙明进摊手:“就算十个零零柒能治好我也不治你。”

“大家都成长了啊……不过咋都长畸形了呢!”杨聪今天也心累并欣慰着。


【03】
白庶打头,爬得毫无压力。

杨聪断后,爬山的压力忽略不计。

中间那仨一边生不如死地跟着前面的白庶,一边给后面的杨聪增加巨大压力。

夫债妻还……不,夫债夫还懂不懂!能量要守恒,压力也是要守恒的!

然后说出了这句话的高杰被杨聪糊了一脸矿泉水,哆嗦着蹿到钱文举身后。

白庶在心里给高杰点了32个赞,一脸无辜地走过去拦下杨聪顺顺毛:“杨,别生气,高他说的也没错。”

你完了。

高杰孙明进钱文举齐齐给白庶点了一个蜡,下一秒兴奋地表示队长快揍了这个没事找事组织爬山坏人假期的小妖精!

杨聪瞅瞅半抱着他朝那仨笑得一脸灿烂的白庶,就差没摔矿泉水瓶——小妖精?感情来了个海龟你们就不懂遣词造句了?这什么鬼形容啊白庶的母语都比你们说的好!

三零一的中文也要好好补补了。

杨聪决定向经理申请人手一本中文速成手册,只希望下次篝火晚会他们不会再来一次烧小妖精。

咦等等,小妖精不是白庶么?

细思恐极啊……

三零一的副队和队员就这么默默看着他们的队长抓着矿泉水瓶摸着下巴陷入纠结中。


【04】
这次杨聪说什么也不肯断后了,虽然担心那仨跟不上,还是跑前边跟白庶一起走。

有喜欢的人在身边当然要表现一下,于是白庶爬得更猛了。

“卧槽卧槽快拆开他们俩!”

“要不要人活了啊爬这么快!”

“为什么要放弃治疗……”

众人回头,孙明进扶着拐角的石头用一种生无可恋的眼神看着白庶。

“副队……爬山也就算了你居然还爬那么快,怕那么快也就算了你居然边爬边秀恩爱,秀恩爱也就算了你TM居然在我不能秀的时候秀!!!”

白庶当机立断掏出手机打给李亦辉:“李,孙说他想你了。”

“尼玛你给我等着不放生你一百次我不信孙!!!”

“李,听到没,他说要跟你姓。”白庶微笑着看了眼扶着石头咆哮的孙明进。

“……”


【05】
步子放慢下来的白庶嘴又不消停了:“杨,今晚我们吃什么?”

“还不知道。你想吃什么?等会儿回去顺路买菜。”

“想吃白薯拌洋葱~”

“……这什么鬼,想点正常的食物。”

“只要能吃杨,晚餐吃什么我都乐意!”

“你漏了一个葱字。”杨聪面无表情地。

“并没有!”

跟在后面的三个人饶有兴致地看着白庶的手慢慢的,慢慢的握住杨聪的手而没被甩开。

“赌五毛,队长这是反应太迟钝了。”

“一块,分明是发现了但没想甩开。”

“一箱黄瓜,肯定是习惯了。”

钱文举和高杰瞬间觉得涨姿势了。

“不过不是我说啊,阿进你这么肯定,该不会是亲身体会过吧?”

“……找打啊你!”

得,知道答案了。

高杰愉悦地撒丫子去追赶正副队了。

钱文举叹气。

钱文举拍了拍孙明进的肩。

钱文举说:“跟他比,你还嫩了点。”


【06】
有围观正副队暗搓搓牵手为动力,在杨聪惊奇的目光中,三人紧跟着杨聪白庶爬到了山顶。

看到山顶没人,前一秒还快瘫在地上的三人果断瘫在了地上。

白庶蹲下,像戳泥巴一样戳戳他们:“还没爬完呢,别躺啊。”

“在逗我?!这不是山顶么!哦……原来我已经累到出现幻觉了啊……副队,如果我体力不支而与世长辞,请把我的尸骨埋到我家乡的土地中,我要与它不离不弃!”

“T市就是你家你还想被埋去哪里……”

“哦对哦,那就地埋了吧。”

“好了,别贫了,就登个塔而已。”白庶指了指不远处十米高的塔。

“诶早说嘛!”高杰立刻残血复活。


【07】
如果这时候有人爬到山顶,一定会看到塔的栏杆上挂着三条疑似咸鱼的东西。

“好看吗?站在最高处看整个T市。”白庶笑。

良久没人说话。

还是杨聪有点不忍心,接了一句:“风景很美。”

“可是队长你偏偏要杀了它啊哈哈哈!”高杰说完停顿了一下,抬头看向更远的地方。半晌,不知是脑抽了还是突然有所感悟,他放声喊:“三零一!”

孙明进瞄了他一眼,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一般,勾起嘴角,也跟着喊:“冠军!”

“三零一是冠军!!!”钱文举借栏杆将自己撑起来,也凑了个热闹。

与此同时,杨聪感觉背后贴来了一个小妖精。

“杨,我们一定会是冠军。”声音从极近之处传来。

杨聪侧头,笑着亲了亲白庶的脸:“会的,一定会是。”

三零一怎么能只走到这里呢?还有那么多故事等着我们写,弃之可惜。

而且,怀揣着这么多人的梦想的他们啊,从一开始就是冠军啊!


【08】
“看吧,爬爬山不是精神多了么?以后我们常来吧。”白庶摸着脸笑。

“我拒绝。”

“没得谈。”

“就算你是副队也不行。”


—END—

荣耀就是我们的故事啊,还有那么多的故事,我们一起写下去好么?
结尾文艺了一把觉得自己萌萌哒x
真的不收这份白杨/李孙/钱高钱安利么好吧我是三零一拉郎配小队队员x
点文拖到现在还没还完我还能再作死点么【躺平
让我抒发一下对爬山的怨念x没错那天我也是被拉去爬山的qwq
saaaad感觉三人组太抢镜头了好像没怎么刷白杨x
就这样吧欢迎捉虫ouo

评论(18)
热度(61)

© 存在感高葛兆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