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感高葛兆蓝

偃倾/YQ
>吃拆不吃逆
>欢迎投喂欢迎拉郎欢迎安利
>慎关注,懒癌发作秒秒钟

【许袁】青山只认白云俦 全文完

·哦不要在意换了个人因为我被扒马了……
·全文一起放改天上北垣那个账号把Chapter1和2删了
·HE,逗比,私设
·ybq大大是本家喜欢喜欢prprpr
·许袁,无副cp,小别刷存在感嘎嘣脆

-01-

每个人都有中二期,用方锐的话来说就是“不中二不幸福”。

比如叶修的中二期表现是离家出走,王杰希的中二期表现是想成为一名男巫,孙翔……算了不提他了这熊孩子一说话就被中二气场包裹了。

微草的袁柏清,按理是个会在大太阳下唱“火辣辣”的人——但他的中二期和他性格完全相反,跟温水煮青蛙似的,时间特长,以至于连同期的队友刘小别都没看出这家伙中二期表现是啥。

如果热血过头不算的话。

唯一知道内情的许斌扶额,边听这群肩负着微草未来的孩子们讨论,边在心里吐槽——嘿,袁柏清的中二期表现还就真的是热血过头。

在旁边默默给开始揣测他过去干过什么惊天动地事儿的肖云记上一笔,袁柏清抽空送了个白眼给许斌。

“你才是孩子!你全家都是孩子!”

“微草是我家,你也是我家人啊柏清。”许斌作无辜状看着某熊孩子。

“……”袁柏清不出预料地炸毛了,“你走!走远点再远点!小爷我这辈子放生定你了没、商、量!”

也不知道是不是只差一期的原因,袁柏清和刘小别好像一开始就没把许斌当成副队,没半点尊重——当然也可能是七期盛产熊孩子的原因。

不能还嘴也不能安抚,不然这家伙更会爆炸……有这种觉悟的许斌只能对扬言放生他一辈子的袁柏清报以苦笑。

不过如果能当一辈子队友……好像也不错?

-02-

如果说以前许斌和袁柏清的关系只是队友,那么现在应该能算上是交情不错的朋友。要说原因,居然和袁柏清的中二期表现脱不开干系。

事情要从一个阳光明媚鸟语花香的下午开始说起。那天,许斌和袁柏清被王杰希派去网游里当苦力。理所当然的,许斌是主T——不过他抗的不是BOSS,而是各大公会玩家。

中草堂指挥当然知道这俩帮手的身份,也没咋犹豫,就直接把许斌的治疗工作交给了袁柏清一个人。至于其他治疗?别的T还在嗷嗷待哺好伐。

指挥这分配挺好的,中草堂挺迅速的拉稳了野图BOSS的仇恨并将之磨至残血,而许斌这边的血量在袁柏清的“包养”下压根就没低过半。其他玩家看着没啥希望了,打的也都没原来那么起劲了。

——总算可以歇息了啊。

结果许斌刚松口气,就看见本该给他刷HP的牧师小号扭着小短腿用一种他理解不能的风骚姿势往前冲去。

小牧师扔了个神圣之火到对方一倒霉玩家身上,然后许斌望着那个举着十字架的身影发动了一个怎么看怎么别扭的冲锋技能——嗯,十字架戳到了那倒霉玩家,扣了5点血。

这下不止是许斌了,所有人都被袁柏清的举动唬得一愣一愣的。

袁柏清哪里会去管别人是不是呆住,他看着冲锋技能发动成功,便抬手一架抽去。

击退。

那倒霉玩家身上飘起一个-1。

……

现场一瞬间特别安静,好像和不远处热闹的刷BOSS团不在一个世界。在许斌眼角抽抽抽中,-1-1-1连成了一片,袁柏清还揪着被抽懵了的玩家不放。

“哈哈哈哈跪拜吧渣渣们!看小爷我大战三百回合!”

牧师头顶飘出了这么一行字。

“……”许斌觉得,幸好除了正忙的团团转的指挥,没人知道他们是谁。

不然传出去队长会找他谈人生的……

余光瞥见野图BOSS已倒地,掉落的物品也已被收好,头疼的骑士连忙给指挥发了消息说他们要离开了,然后退出游戏摘下耳机站起来,径直走到旁边还在兴奋的操作牧师挥动十字架的袁柏清身后,趁人不备抢了鼠标大爆手速关了电脑。

被抢了鼠标的袁柏清茫然地盯着许斌看了几秒,然后愤怒的拍桌:“副队你不能晚一点再关机么!我不就想好好打死一个对手么这都不行?!”

之后在袁柏清的咆哮中许斌总算弄明白了一件事——这熊孩子,一直觉得真正的英雄是与敌人激烈的战个三百回合,然后寡不敌众壮烈死去。而自己刚刚掐灭了他的英雄梦。

……这中二病还没好吧?而且谁告诉你你那样的战斗算激烈?

许斌要被气笑了,关键是就算他快被气笑了,也还得去给熊孩子顺毛道歉。

他不想被放生,尤其是在2V2练习时。

心累的许斌好不容易让一碰就爆的袁柏清撒了点火药,结果还没冷却完毕的某人又兴致勃勃的想再回去战三百回合。

然后那个热血过头的中二少年被他副队长拖回了训练室。

-03-

那天之后,不管袁柏清做什么,许斌都觉得有那么一点中二……好吧,有的时候不止一点。

大概是认定了这人是个教不乖的熊孩子,无关紧要的事许斌也都不阻止袁柏清,由着他到处散发中二气息。

袁柏清倒也没惹过啥麻烦,偶尔开小号到游戏里溜达一圈,拉了不知道多少仇恨后又给自己擦屁股,然后乐颠颠去训练室继续训练。

许斌对袁柏清的行为睁只眼闭只眼,甚至在治疗被队长抓包时用“战队实务”支开队长。然后好人许斌收到了袁柏清感激的眼神和王杰希意味深长的眼神。

“别把他惯坏了。”进了会议室,王杰希大小眼一扫,不怒而威。

许斌默默打了个哆嗦:“队长你想太多了……”熊孩子不管惯不惯都一样熊……

“随你,柏清那孩子能管好自己的。”

“……”那队长你让我别惯坏他是为哪般哟!许斌已经无力吐槽了。

王杰希像是能看到他在想什么一样,皱眉:“怕你把自己搭进去。”

“啥?”

“变得一样熊。”

许斌表示,队长你敢不ooc么?

-04-

微草每个人都被他们的治疗放生过,包括王杰希。

有的时候,会有一个牧师不顾队友血条跳出来挑衅对方,有的时候……哦别在意,如果是袁柏清用的是守护天使,那么他一定直接抄着斧子砍过去了。

其实袁柏清很无辜的,他真的不是故意放生队友——用许斌的话来说,只要不是正式比赛,袁柏清都没把自己当专职治疗看。

每个见过袁柏清跑到队伍最前边的人都在心里刷弹幕——真TMD没见过这样的双治疗!治疗也没有!

幸好微草一众已经习惯了。

所以当下本或者别的什么活动时,微草的人看到f(脱离队伍)=x{x | x∈守护天使},他们就只会吐槽一句“守护你妹啊天使你妹啊这两个词袁柏清和哪个都不沾边好么”,然后抗怪的继续抗怪输出的继续输出,任由他们的治疗放生他们——或许说是他们放弃了治疗?

总之每到这时也就只有许斌会无奈的扭头叮嘱做好玩脱准备的袁柏清:“柏清你……小心点,别一个不留神把自己也放生了。”

真·熊孩子(made in 七期)高冷的哼了一声,撒丫子跑了。

抱歉,更正,迈着小短腿跑了。

许斌淡定地收下从四面八方投来的同情眼神,想着微草除了队长就没人能让袁柏清乖乖听话了吧?

啧啧啧不愧是魔术师啊。

——所以说啊,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啊许斌大大……

-05-

放生完队友心情愉悦的袁柏清登上QQ打开七期群抒发感情。

冬虫夏草/防风(七期帅比一锅炖):
哈哈哈老子今天可帅了!

唐三打(七期帅比一锅炖):
上联:帅比一锅炖

半透明(七期帅比一锅炖):
下联:帅比炖一锅

灵魂语者(七期帅比一锅炖):
横批:拖出去斩了

冬虫夏草/防风(七期帅比一锅炖):
靠联盟爱?

飞刀剑(七期帅比一锅炖):
喜闻乐见

灵魂语者(七期帅比一锅炖):
队友爱都没有你还在奢望联盟爱?

冬虫夏草/防风(七期帅比一锅炖):
·靠!
·徐景熙我忍你很久了!
·好不容易在群里说句话你就这么阴魂不散你到底多爱我!
·坦白从宽!

灵魂语者(七期帅比一锅炖):
·袁柏清思想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
·我还好不容易能看看群消息呢结果开屏就见你秀下限你是猴子派来克我的逗比吧?!
·宁愿爱猴子也不愿意爱你![嫌弃.jpg]

冬虫夏草/防风(七期帅比一锅炖):
有种来JJC,咱不死不休!

灵魂语者(七期帅比一锅炖):
来就来怕你啊!

……

刘小别看着屏幕不说话。刘小别截了个图发给许斌。

飞刀剑
[图片]

副队
·……
·谢谢

刘小别满意的关上手机。

-06-

房间的窗帘全拉上了,虽然是大中午可还是有点傍晚的感觉。

许斌过来敲门的时候,袁柏清正软趴趴地趴在床上爆手速和徐景熙对喷,听到声音也没空去开门,喊了声“进来”便继续敲字去了。

进门的许斌先被这么暗的环境惊了一下,适应后就看到袁柏清半个身子扑在床上,左手抓着手机不停打字,右手还在床头柜上摸索着找可乐,一时间哭笑不得。

他径直走上前,往床边一坐,夺过手机放到旁边:“这么暗还玩手机,不想要眼睛了?”

袁柏清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一只手伸过来拿走了自己的手机,他觉得——这手怎么这么眼熟呢?

……

尼玛!治疗大大愤怒一滚,从躺变为坐,气气的看着旁边的许斌:“许斌我和你有仇是吧!上次关我电脑这次又抢我手机?就算有理也不能抢!我还在喷人呢!”

许斌看着袁柏清瞪圆的眼睛,压下伸手揉头的冲动,换上严肃的表情:“袁柏清,我们谈谈。”

“啊?”袁柏清立马觉得事情不对——许斌还没连名带姓叫过他呢。熊孩子开始回想今天昨天前天大前天自己做过什么错事……

“那啥……许……咳,副队啊,下次我偷偷喝你饮料前一定会先和你打招呼的我发誓!”

“……”所以说打了招呼还叫偷偷喝么?……不对话题一开始明明不是这个!

“先讲正事……”

“这个就是正事啊我以后真的会提前打招呼的你就饶了我吧?”

“……”

可喜可贺磨王大大终于栽到了治疗手里。

许斌挫败地决定不做铺垫直接切入正题。

“想我饶了你是么?”

“那么问题来了——”

“袁柏清,我喜欢你,约么?”

-07-

“卧槽……”袁柏清目瞪口呆,“许许许许斌你你你没发烧吧?!”

说着他呆不拉几地伸出爪子,探过去想摸摸许斌脑门儿。

许斌一把抓住袁柏清的手腕,见他的反应不似嫌恶,便把人往自己这边带了点儿,松口气无奈地开口:“没发烧,我认真的。你的想法?哪怕试一试也好。”

袁柏清惊得快从床上蹦起来了。本就都是成天脑子里只有荣耀的宅男,偶尔幻想一下什么时候能脱团已经是极限了谁去考虑突然被表白要怎么办啊!

重点是被队友告白啊!队友啊!!!这要是同意了以后要怎么愉快的放生!!!

所以说袁柏清性别在你眼中算什么?如果刘小别听到了他的心声一定会这么吐槽。

这边儿袁柏清心一横,恶狠狠按下许斌握着他的手,就这么瞪过去。

人许斌也是个心中只有荣耀的死宅,见这反应咯噔一下,心想完蛋了这不会是要坏事吧果然好事多磨啊不管是不是磨王。

“让我接着放生你我就考虑。”袁柏清一副委屈样。

许斌消化了几秒,一声叹息还没呼出就要咽回去差点被噎到,在治疗不满的目光中咳了记下才缓过来。

缓过来的许斌复杂地看着袁柏清,心想这熊孩子脑构成到底是怎样的啊好想切开研究一下,就这情况还心心念念着放生简直是真爱……等等真爱?!

好像get了人生头号情敌……

——不过情敌又怎样我照样把你磨死!心理年龄骤变的微草骑士施施然答应了治疗。

“没问题,那我们就算在一起了。”

得到回复的袁柏清感到满意:“那奖励你明天最先被放生!不用太感谢我!”

许斌望天。路漫漫其修远兮,战情敌之路阻且艰……

-08-

第二天刘小别看到袁柏清放生许斌时那种比大热天吃了十根雪糕还爽的表情,恍惚地给许斌发了个蜡烛。

忙了一上午的许斌回到宿舍登QQ才收到刘小别的信息。他一拍脑袋,赶紧给刘小别道谢。

独活
小别啊谢谢你昨晚的情报啊,可帮了大忙

刘小别收到消息后没说话,从抽屉里拿出本准备上午用结果没用到,刚刚又放回去的打火机,愤愤地塞回口袋。

下午绝逼要烧,没商量。

希望王杰希看到放弃治疗的剑客别太心累。

-09-

刘小别是没成功的。

王杰希在他掏出打火机和小木棍走向许斌的时候刚好走进训练室。

微草队长挂着一种无法言说的表情,拍了拍拿着火机的熊孩子的肩,在人回头时抽走了人手里的火机,然后转头看许斌:“说你会变熊你不信……不过我倒是没想到你还抽烟的。”

“小别你也……小小年纪就会抽烟了吗……”

许斌和刘小别百口莫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直围观的袁柏清趴在电脑桌前笑得快岔气。

“……”王杰希看了看翻来扭去像被炒的咸鱼一样的袁柏清,扶额训练去了。

刘小别默默走过去戳了戳袁柏清,把小木棍往他怀里一塞,也训练去了。

袁柏清看着怀里的木棍咂咂嘴,勾勾手指示意许斌过来,直接把东西往他裤兜里扔。

许斌觉得,微草是个迷,所有人的脑回路都具有DNA分子的特异性,他短时间内懂不了。

于是他勾过袁柏清的脖子,凑脸上亲了一下,留下木在那儿的治疗,也回去训练了。

不要忘了他现在也是微草的人了,呵。

-END-

评论(12)
热度(112)

© 存在感高葛兆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