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感高葛兆蓝

偃倾/YQ
>吃拆不吃逆
>欢迎投喂欢迎拉郎欢迎安利
>慎关注,懒癌发作秒秒钟

【李迅生贺】每一个赛季都在作死

每一个赛季都在作死

·全,时光改版

·虚空中心[四期五期六期九期N期]

·流水账慎入

·盖迅/微轩策

·私设严重,ooc

·教练的存在感别在意在意你就输了x

·迅哥儿生日快乐!

·我能顺便还点文么

PS就算开头看着再像策迅这也不是策迅何况一点也不像!!信我!!

[四赛季]

今天阳光很好,X室虚空训练营内,教练正带着刚招收的一批尚处于“不谙世事”阶段的青年们走到阳光充足的窗子旁,然后他们挨个儿把自己摊到那些排得整整齐齐的椅子上。

没错,你没看错,这是刚遛食完的小分队回来晒太阳了。

这么吃饱睡睡饱……咳,睡饱不吃,要训练。不过这么懒散这么没组织没纪律真的可以么!如果你敢问出来,教练一定会淡淡瞥你一眼,表示这有什么问题天气那么好不晒晒太阳简直是罪不可赦况且还有一个烦人精在旁边唠叨谁有心思去训练啊!

“阿策阿策,最近有没有什么八卦啊?跟我说说撒!”活力十足的声音传来。

教练痛苦地扭过头试图用明媚的阳光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可惜他压根没点唯心主义技能点。

于是李迅和吴羽策的对话还是一字不落地传到他耳朵里了。

“没有。”看着远方活动双眼的吴羽策甚至不愿意施舍给李迅一个眼神。事实上他一直无法理解李迅对八卦的热爱——就好像他无法理解为什么李迅总是想找机会用舍命一击。

“诶诶阿策别这么冷淡嘛会嫁不出去的……”神经大条到没发现好友甩来的眼刀,李迅自顾自地转移话题,“唉最近真是无聊啊,没有好玩的新八卦,也没见着有职业选手来训练营逛,最近也没什么比赛啊怎么都那么忙呢?来交流一下不是很好吗!”

虚空训练营的鬼剑士连翻了好几个白眼,受不了似的坐回电脑前给自己加训:“交流?是给你讲八卦吧。他们没时间也没必要来训练营跟你交流这种东西。”

教练心满意足地看着李迅被吴羽策噎着,心想果然一物降一物,对李迅,暴力镇压果然是最有效的。

他转念又想到吴羽策的问题,苦恼地撑住了头——这吴羽策,有人能镇压得了么?

教练快把脑袋想炸裂的时候,李迅啪的一声合上跟随他多年的八卦小本,双手撑在吴羽策电脑桌上,坚定地说:“如果我当上了职业选手,一定会经常来训练营给大家讲八卦的!”

妈呀为了下一届训练生考虑他们是不是应该诅咒李迅别当上职业选手?围观了半天的路人甲乙丙丁面面相觑。

吴羽策听到李迅的“伟大志愿”只是伸手敲了敲电脑桌,认真地对脸上写满“我多帅快夸我”的李迅说:“站边点,挡住我光了。”

李迅再次噎住。

教练在心里记上了吴羽策的克星——未知的sss级外星生物。

[五赛季]

终于有了努力理由的李迅更加努力的提升自己的水平。

什么?你说这理由太扯了完全没意义?

李迅大大表示再扯它也是个理由啊不是嘛理由它也有由权的!

总之在安静到几乎与自己的挚爱八卦隔绝的某人影响下,吴羽策的好胜buff被加上了,玩儿命似的和李迅比谁更认真。

这俩倒是训练得不亦乐乎了,可那势头实在是把别的训练营成员吓得差点跪求放过。

他俩的表现教练都看在眼里,他捂着心口表示今天他也痛并快乐着。

痛并快乐着的教练转身叫来了吴羽策。

“真的不考虑一下换职业么?你的水平,这样坚持下去,很可能有一个可惜的结果。”

“只是很可能,不是吗。”

“……”教练无力地挥挥手意示吴羽策回去训练。妈哒他怎么就那么想不开要去挑战三S外星生物级成就呢!

不管教练心里是个什么跳脱想法,吴羽策和李迅最终都成了战队的职业选手。

跟队训练了一段时间后,某天李迅趴在桌上,觉得有点开心,有点忧伤,又有点开心。

他捂着心口嚷嚷:“啊——我怎么这么深沉,连自己都看不透——”

下一秒他被副队长李轩一巴掌了后脑勺:“训练时间发什么疯啊?我逢山鬼泣,不代表你能逢训鬼嚎。就算你是李迅也不行!”

“……副队啊,这笑话真心冷。”

“谁和你说笑话了啊,皮痒呢吧!”

李迅缩了缩脑袋,把爪子搭上键盘,眼睛却还是不安分地四处瞟。然后顺理成章地看到旁边吴羽策适时送上的他真诚嘲笑。

李迅顿时泪流满面。

瞧瞧瞧瞧,有了新欢忘了旧爱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吧!在训练营还一起看星星看月亮看太阳畅谈文学著作,一进战队就跟着副队长打压自己!

亲,看星星看月亮是因为夏天太闷一起去阳台吹风,看太阳是因为冬天中午教练组织的集体晒太阳活动,畅谈文学名著……文学名著你妹啊如果副本攻略都算文学名著!

李迅全然不觉得自己的怨念是无理取闹,还在那儿自我安慰着——刺客肚里能撑船,你可是要舍命一击的男人,怎么可以纠结这些小事!再说每天都有八卦新料,也挺不错的。

今天的李迅大大依旧在泪流满面后兴奋地掏出本子作死PS顶着吴羽策看蛇精病的眼神。

[六赛季]

“阿策——不对,要叫你副队咯!恭喜啊副队哈哈哈哈哈!”

知道吴羽策成功转副的消息后,李迅高兴的简直要蹦起来。那开心劲儿让李轩一直纳闷地给吴羽策递眼神——今天你是不是忘记给他吃药了?怎么比平常脱上那么多?

要是李迅能解读这种“老夫老夫”式的眼神波,他一定会跳起来喊冤。只不过是为队友兼朋友高兴嘛至于这么一惊一乍的么!

李迅一直都在看着吴羽策的努力,这个毫无怨言接受了战队分配下来的人妖号的人,训练时的眼神,和自己听到八卦时的眼神是一样的——这比喻听起来怎么那么不对劲?

诶扯远了。

正因为李迅他知道吴羽策有多努力,才会因为当初吴羽策被冷藏这事儿捉急,看起来比当事人还捉急。

那段时间,李迅每天中午都要拉吴羽策去吃X市各种美食,就怕他不开心自己生闷气做什么傻事。

说不感动是假的,但吴羽策还是很直接地往李迅脑袋上送了一拳——他像是会因为被战队冷藏就做傻事的人吗!

“浪费时间,不如一起加训。”

然后吴羽策看着玻璃心碎了一地脸上写着“我很幽怨”的李迅,勾了勾嘴角:“谢谢。”

李迅秒秒钟满血复活。

“所以副队你以后还是和我一起吃遍X市吧信我保证没错!”

喂别打蛇上棍啊!

第二天中午吴羽策强硬地把挣扎着的李迅拖进了俱乐部食堂,队友们纷纷表示稀客啊稀客。

然后?然后不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吗,李轩当上虚空的队长,而吴羽策成了副队。

这是对李迅来说最好的结局——谁规定正副队要同寝的啊真是爱死他了!

[九赛季]

虚空的双鬼拍阵不断在赛场上展现锋芒。

而小小的刺客也隐匿在双鬼身后,瞅准时机,舍命一击!

虚空的每个人,都是彼此场上最信任的战友,场下最亲密的朋友。

呵呵,逗你玩儿的。

明明是场上齐心开嘲讽场下互相开嘲讽!

就比如那次,分析比赛分析得晚了点,李轩刚说“好了大家都去吃饭吧”门就从外面被推开了。以为训练室没人的盖才捷把惊讶的表情收好,礼貌地和各位前辈问好,然后表示他是来找李迅前辈一起吃饭的。

那时除了吴羽策,别的人都挺纳闷李迅怎么隔三差五地往训练营跑。

好嘛,这下可算知道了!原来是在钓小朋友啊!

瞬间,李迅被戏谑的眼神包围。

“看我干嘛啊!我和小盖可是纯洁的好兄弟!一群思想不正常的人去去去。”李迅大翻白眼。

“有句话怎么讲来着——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确有其事?李迅啊你这算不算间接承认你们俩那啥……确有其事了?”唐礼升笑得跟狐狸似的。

李迅差点没一鼠标塞唐礼升嘴里:“你当世界基佬遍地跑啊逮谁谁是!”扭头挺愧疚地瞅瞅从开始到现在表情就没变过的盖才捷,“小盖啊那啥我们就这样的经常开玩笑,你别当真啊。”

“嗯”盖才捷终于笑了一下,朝李迅点点头。

啧啧啧这还叫纯洁的好兄弟……你们让纯洁的好兄弟怎么办啊?一帮子人边围观边吐吐槽。

[N赛季]

这时候的李轩,吴羽策,李迅都已经退役了。

盖才捷听李迅说,李轩吴羽策开了一家小馆子店,味道挺好生意挺火的。

某位驱魔师看着刺客说着说着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便开始盘算起带某人一块儿去吃队长副队的馆子店。

他们去的时候正好是没什么人的时候,吴羽策干脆坐一旁跟盖才捷聊天。聊着聊着就讲到盖才捷还没出道那会儿

“李迅这人,说呛点是给点阳光就灿烂,但他到底是个不多的好人啊。”

闻言,虚空现任队长轻笑着看了眼旁边座上睡得不知今夕何夕的李迅,说:“前辈的确很会让人开心呢。”

“他昨晚干什么去了,困成这样?”

“副队你知道的。”

“嗯,知道了。”吴羽策慢吞吞站起身,“李轩,今晚的菜不用准备了,我已经知道要烧什么了。”

—END—

这东西码完累成狗后面困到死甚至把队长打成了对着

质量低求轻喷吧

依旧是tag狂魔

滚去睡觉zzZ

评论(3)
热度(61)

© 存在感高葛兆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