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感高葛兆蓝

偃倾/YQ
>吃拆不吃逆
>欢迎投喂欢迎拉郎欢迎安利
>慎关注,懒癌发作秒秒钟

[杨昊轩中心/微双透明]因为热爱 下

·ooc,私设,文渣梗废
·十年逗比,拒绝吃药
·然而我又吃了所以……
·顺祝自己生日快乐,和昊轩一样,金戈铁马去,马革裹尸还

-07-
所以说虚空是一只极为奇特的队伍。

除了葛兆蓝戳了戳笑倒的杨昊轩表达了一下前辈的关爱以及刷了下所剩无几的存在感,其他人都只是笑眯眯地看着。
   
李迅和唐礼升甚至玩起了现场改词——简直停不下来!

“虚空队的枪炮,笑成doge呀!”李迅快速的点了歌,移至第二位,切歌,一气呵成。

唐礼升默契十足地接着唱:“虚空队的昊轩何弃疗诶嘿!”

唱完这句,治疗大人严肃地转头看着杨昊轩:“说,你为什么要放弃我?说好的做彼此的天使呢?”

“啊呀有八卦!”李迅秒秒钟把正在唱的歌抛到脑后,看着唐礼升和杨昊轩,眼中燃起了求知和渴望。

“你猜啊!”唐礼升傲慢地把头一抬。

然后他俩装模作样对视不超过三秒,笑场。

特无辜特委屈的杨昊轩特想给邹远回个“你当时好歹是队长有人开你玩笑尼玛没人会这么闹你啊”!

不是队长的杨昊轩只好可怜兮兮地把求助目光投向李轩。

接收到队员求助信号的虚空队长先是递过去了一个安抚的眼神,然后一脸严肃地制止了刺客和治疗。

“李迅,礼升,先别闹了,”停顿一下,“放着伴奏不唱多浪费,唱完这首再闹。”

“YES SIR!”李迅唐礼升异口同声。

等等?!

说好的万事靠队长呢?!队长你就是这么可“靠”的?!

一直在下线状态的吴羽策同情的看了眼无风自凌乱的杨昊轩:“闹起来时,靠谁都不能靠队长。”

“副队你早点告诉我我不介意的……”杨昊轩表示他已经深刻体会到了,现在才说还有什么用!

“这要自己领悟。”吴羽策留给他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

“……”

围观了全程的贾世明给杨昊轩点了个蜡,觉得虚空真是一只比五八同城还神奇的队伍。

咦,好像抢了神奇战队的名号?

-08-
一群人包场闹腾了特别久,最后杨昊轩实在饿得受不了,跟大家说一声便打算去小卖铺买点东西填肚子。

等到他带着记有那群毫无同情心的队友们点的东西的单子出来时,就看见李轩和吴羽策靠在拐角的墙边。

“啊呀队长副队你们也……”杨昊轩小跑上前,因为被盆栽遮住了,虚空正副队根本没有注意到他。

“再过三年这帮熊孩子可就交给你了啊,副队。”

吴羽策面上神色淡然如初:“已经决定了?”

“是啊,再拼个三年就够了,我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时间……不成功便成仁吧。说起来咱们的实力可不差啊,无论是昊轩还是小盖,只要能稳下心攒够经验,一定能成长成让对手苦战一番的优秀选手的。到时……”

李轩还是没“到时”下去。

没等到后文的吴羽策颔首抿了抿唇,目光微沉接过了话,“还有三年,足够我们冲击冠军。”

李轩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典型的吴羽策逻辑啊,哈哈……那成,我就好好想想要怎么和大家一起捧冠军奖杯!”

“别反悔。”吴羽策也扬起一个微笑,随即往房间那边指了指,示意是时候回去了。

理所当然地,他们撞见了脑子不够用一脸空白不知道该摆什么表情的杨昊轩。

“哟,昊轩啊,刚刚听到的那些别跟他们说啊,三年后给他们一个惊喜。”愣了一下,李轩回过神抬手拍了拍杨昊轩的脑袋。

惊喜?被拍了一下脑子终于转过弯的杨昊轩悲愤了。真的是惊喜么队长你确定这不是惊吓?!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好想发微博“队长给了我一个惊喜”然后AT徐景熙……不过那样会被黄少天前辈追杀的吧,说什么他们蓝雨的人只有蓝雨的人才能欺负。

然后队长副队会和黄少天前辈战成一团因为虚空的人只有虚空的人才能欺负。

从此两队互相看不顺眼……等等!到底是怎么从队长将退役扯到虚空蓝雨关系可持续发展的啊!

杨昊轩默默把自己那偏离主题十万八千里的思绪拽回来。

所以他们三年后就要失去队长了?

惆怅地买回一大袋子的零食,他回包厢点了一首歌幽幽地唱了起来。

“小白菜啊,地里黄啊,两三岁啊,没队长啊……”

“天哪杨昊轩你怎么这么魔性哈哈哈哈哈!”

“救……昊轩你是不是被李迅带着爱上了改词?”

“队长你听杨昊轩他黑你给他加训!”

“我很认真的问你……昊轩你真的彻底放弃我了对吗?”

“就惆怅一下都要被打断我容易吗我!你们队友爱都被啃了么!”杨昊轩崩溃。

“没错,被你啃了。”

“……我没啃!兆蓝大大作证!”

“看不到,不算。”

“……”卧槽居然连我兆蓝大大一起黑!

“……”躺着也中枪我好难过。

那边李轩和吴羽策无奈地互相看看,叹口气。

“你到时候放心走?”

“我琢磨着吧……一点也不!”

-09-
虚空的队长打完他人生中最后一个三年后还是宣布退役了。

他遵守承诺地给了队员们一个大大的惊吓……哦不对,是惊喜。

他还挨个儿拍了拍他们的肩,跟他们说加油,说他依然会和他们一起夺冠。

第二年又有人追着李轩的背影走了。

李迅拉着吴羽策在俱乐部门前拍了张照,然后两人一起踏出战队大门。

再之后是葛兆蓝,唐礼升,贾世明……

那时候葛兆蓝跟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晃晃手机笑着跟透明度比他好一点的后辈说明天联系。

杨昊轩一次一次地送走了那些曾经场上比肩而立场下想方设法互相捅刀子的人。

这个从风风雨雨中走来的战队也迎来了更多誓要踏破虚空的人。

杨昊轩看着少年们怀揣着梦想成就自己的荣耀,就好像看见了当年的自己。然后他便无法抑制地回想起曾经发生的,几乎成了生命一部分的故事。

不记得是从哪一赛季开始,他猛然发现现在的队里除了自己,会唱那首现在想起来莫名亲切的歌的,也只剩下盖才捷一个。

也正是从那赛季起,杨昊轩再也没有听过如以前一样结尾那莫名其妙的诶嘿,但他一直如以前一样锲而不舍地努力着。他想啊,就算不为了证明那句“壮如山”,那也得为反驳那句“透明如水”而走下去。

再说了,虚空怎么着也要得个冠军吧!都把自己踏破了,那再踏破个什么,问题应该也不大吧?

毕竟他们是在自己热爱的地方为自己所热爱的荣耀拼搏。

-10-

——“因为热爱,我们敢于金戈铁马去,马革裹尸还。”

那本书夹着书签的地方,一翻开就能看到这句话。这是杨昊轩特别喜欢的一句话,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原因。

或许是这句话告诉自己要加油?

杨昊轩你要加油,还没马革裹尸,怎么回去见那群以调侃自己为乐的前队友?

已成长为虚空主力的枪炮师这么跟自己说着,带着半透明,踏上了新赛季的赛场。

-END-

评论(6)
热度(30)

© 存在感高葛兆蓝 | Powered by LOFTER